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 專家學者

【名家風采】全國地方社科院名家:郭家驥

時間:2021/4/21 17:00:13|點擊數:

  田野與書齋合奏 基礎與應用共鳴

  ——云南省社會科學院郭家驥研究員簡介

  郭家驥,男,1955年7月生于昆明。歷任云南省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副所長、院科研處處長、民族文學研究所所長和民族文化保護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現任云南省社科院二級研究員。出版《西雙版納傣族稻作文化研究》《發展的反思》《云南民族關系調查研究》《云南少數民族文化遺產保護與文化產業開發研究》《迪慶州穩定發展的成功實踐和基本經驗》《郭家驥民族學人類學文選》等專著6部,主編專著10余種,發表論文100余篇。獲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省政府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一、二、三等獎,是云南省有突出貢獻專家和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

  與眾多學科的研究成果主要在書齋中生產不同,郭家驥從事的民族學人類學研究,需要長期深入實地進行田野調查,通過參與觀察和深度訪談發現問題、獲取資料、進行理論思考,然后才能回到書齋結合理論文獻生產加工。37年“田野與書齋合奏、基礎與應用共鳴”的科研實踐,使郭家驥在下列領域取得了創新性成果,作出了突出貢獻。

  一、深入探索民族地區可持續、跨越式發展的理論與實踐

  郭家驥自1983年起即投身民族地區現代化發展問題的探索。在多年積累基礎上,針對改革開放后東西部發展差距日趨拉大的現實,1993年郭家驥發表了《云南民族地區生產力跨越式發展的理論與實踐》一文。文章認為,新中國成立后,在黨和國家直接推動下,云南許多少數民族分別從原始社會末期、奴隸社會、封建領主社會進入社會主義社會,在生產關系和社會政治制度上實現了跨時代飛躍。在這一偉大社會變革中,一個重大問題不可回避,即生產力發展非常緩慢,必須通過改革開放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實現生產力跨越式發展,這是后進民族實現共同富裕的必由之路和唯一途徑。文章被《光明日報》評價為“思路清晰、邏輯性強,較有說服力,對其他邊遠少數民族地區的發展有一定的借鑒意義”,榮獲1994年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其主要觀點被中共云南省委1993年1號文件采納。近年來,根據習近平總書記關于云南“闖出一條跨越式發展路子來”的囑托,郭家驥發表多篇文章論證跨越式發展是云南歷史發展的基本特點和規律。作者提出,由于云南與內地相比發展程度的巨大差距,決定了云南與全國一體化和云南各民族的中華民族化,必然是一個需要不斷追趕、不斷跳躍、不斷跨越的過程,一部云南成文史,就是一部云南各族人民跨越式發展追趕內地先進文明的歷史。這一觀點為云南省委省政府堅定不移推進跨越式發展提供了歷史經驗和理論指導。

  與此同時,郭家驥對民族地區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傾注了大量心血。針對單純追求GDP增長的傳統發展模式對生態環境和民族文化造成的嚴重破壞,他撰寫出版了《發展的反思》一書,創造性提出人類學發展理論。他認為,發展是以文化為中心和目的的人類全面發展,發展是由文化主體自由選擇和自主決定的過程,發展是文化與環境持續調適的過程,發展是文化主體自愿選擇變遷模式的過程,發展是一個文化自覺的過程,發展是國家權力正確領導、幫助和干預的過程。將這6個核心觀點總結為一句話就是:發展是在國家權力正確領導、幫助和干預下,文化主體自由、自愿、自主、自覺選擇和決定的以文化為中心和目的的人類全面發展。他運用人類學發展理論,提出云南是一個生態環境多樣性、生物多樣性、民族文化多樣性“三多一體”的全新省情認識論,為云南在可持續、跨越式發展的同時永葆多彩魅力作出了理論貢獻。

  二、深入研究云南民族關系的歷史和現狀

  我國是56個民族構成的統一多民族國家,民族關系始終是影響國家發展和安全的重大政治問題和社會問題。由26個世居民族構成的云南是多民族共同發展的典型縮影,深入研究云南民族關系歷史和現狀,對全國民族團結進步事業具有特殊意義。郭家驥早在1998年就主編出版了《云南的民族團結與邊疆穩定》一書,對云南民族關系進行了開拓性研究。進入21世紀,郭家驥在大量田野調查基礎上,先后出版了《云南民族關系調查研究》和《迪慶州穩定發展的成功實踐和基本經驗》兩部著作,用大量歷史事實和來自田野調查特別是云南藏區的第一手調查資料證明,云南民族關系正處于歷史上最好時期,堪稱是中國共產黨民族理論和民族政策的成功范例,對懷疑或否定黨的民族理論政策的思潮給予了有力的正面回應。他在書中指出,云南良好的民族關系既有深厚歷史根源,又有深刻現實原因,云南民族關系歷史和現實的經驗啟示我們,國家權力亦即國家解決民族問題的理論政策正確與否,對云南民族關系的好壞和邊疆安寧與否發揮著決定性作用,需要黨和國家繼續運用國家力量,堅持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正確道路,創新推進民族工作,幫助少數民族地區加快發展并協調各民族之間的關系,推動云南現有的民族關系最好時期長期延續下去。

  2015年習近平總書記視察云南,要求把云南建成“我國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云南省為此成立了由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擔任正副組長的領導小組,郭家驥被領導小組選聘為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他應邀參加了中央領導同志赴云南的調研座談,多次應邀參加云南省委、省政府、省政協、省民宗委的決策咨詢會議,為把云南建成我國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提供理論和政策建議。

  三、深入挖掘少數民族生態文化助力生態文明建設

  黨的十八大以來,作為中華民族永續發展和千年大計的生態文明建設受到黨和國家高度重視和突出強調。主要研究人與環境相互關系的生態人類學認為,人類是靠文化來適應環境的。1998年,郭家驥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發展十年”項目資助,赴西雙版納傣族村寨開展深入調研,發現傣族人民傳統生產生活方式中,蘊含著大量有利于生態環境保護和可持續生計的生態文化和生態智慧,是一個亟待深入挖掘開發的民族文化寶庫。隨后,他對云南多個少數民族的生態文化開展了長期深入調研,發表了多篇高質量學術論文,主編出版了多部學術著作。其中,《生態環境與云南藏族的文化適應》《西雙版納傣族的水文化:傳統與變遷》發表于國內民族研究頂級刊物《民族研究》,后者榮獲云南省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一等獎。

  這些成果認為:文化是一個民族對周圍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的適應性體系,生態文化是一個民族對生活于其中的自然環境的適應性體系,包括民族文化體系中所有與自然環境發生互動關系的內容,主要是這個民族的宇宙觀、生產方式、生活方式、社會組織、宗教信仰、風俗習慣等。生態文化中包含著各民族對宇宙形成、天地自然、山川河流、土地、森林、動植物、水利、氣候等自然現象和自然資源的合理認識、主動調適和持續利用,對生計方式的選擇和適應,對人與自然關系的理性認識和主動協調等,是一個豐富的知識寶庫,對當代云南生態文明建設具有特別重要的現實應用價值。云南各民族在適應多樣的生態環境和開發利用多樣的生物資源求得生存與發展的過程中,創造了多樣的民族文化;多樣的民族文化又反作用于多樣的生境和多樣的生物,經過長期互動磨合,構建起由各民族生態文化為核心凝結而成的“三多一體、良性互動、高度融合”格局,實現了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自然和諧共處,使云南成為全球為數不多的充滿獨特魅力和競爭力的地區。因此,生態環境多樣性、生物多樣性和民族文化多樣性“三多一體”,是云南最重要的基本省情,是云南能在全國乃至世界獨樹一幟的三大品牌,是云南在全球化、現代化發展進程中具有突出比較優勢和競爭力的寶貴財富,特別是對其中居于核心地位的少數民族生態文化,應采取搶救性保護、恢復性傳承、生產性保護、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等多種途徑和路子,將其挖掘開發出來助力生態文明建設。這些研究成果,為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對云南爭當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的要求,落實云南省委省政府將云南建設成為全國最美麗省份的戰略決策,提供了堅實的理論基礎,作出了積極的理論貢獻。

  (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副研究員曹津永撰稿)

來源/作者:《山東社會科學報道》129期 責任編輯:張雪

 

欧美成年黄网站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