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科研管理 > 課題研究

中國民族學研究的現狀與展望

時間:2003/8/12 9:46:18|點擊數:

  中國是一個人口眾多、地域遼闊、民族學資源極其豐富的國度。這種國情不僅為民族學的學科發展提供了廣闊的田野,而且為民族學研究提出了繁重的任務。20多年來,正如其他學科一樣,民族學研究也是在恢復和接續原有的學術傳統、密切聯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實際的科學研究實踐中不斷發展的。

  繼往開來,交流開放,推進學科建設和發展

  從20世紀70年代末開始,民族學研究在50年代開展的少數民族社會歷史和語言文字調查的基礎上,陸續推出了《中國少數民族》、《中國少數民族簡史叢書》(55本)、《中國少數民族語言簡志叢書》(57本)、《中國少數民族自治地方概況叢書》(140本)、《中國少數民族社會歷史調查資料叢刊》(148本)等總計400多本、約8000萬字的系列叢書。這是一項浩大的工程,它不僅為世人提供了系統、翔實的少數民族資料,而且為中國民族學研究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與此同時,在民族學研究、教學機構不斷完善的基礎上,民族學界的各類專業性學會紛紛建立,為民族學界(包括港臺)廣泛的學術交流創造了條件。從80年代開始,中國的民族學研究開始走向世界,在國際人類學、民族學聯合會舉辦的全球性學術交流活動中,來自中國的民族學專家學者的聲音日益受到重視,專業性的交流與合作也越來越廣泛,在中國舉辦的各種類型的民族學國際會議也逐年增多,并在2000年成功地舉辦了國際人類學、民族學中期大會,第一次比較全面地向國際社會展示了中國民族學研究的發展和成就,擴大了中國民族學研究在世界范圍的影響。在此期間,有關民族學的基本理論研究和各類學術成果層出不窮,大量的國外民族學著作也不斷譯介到中國,為中國民族學研究的理論發展、方法借鑒和學術規范提供了更為廣闊的學術視野。因此,在90年代中期以后,中國民族學研究的學科性發展步入了一個新的階段,民族學、人類學(主要是文化人類學或社會文化人類學)在相輔相成的并軌中逐步實現著包括歷史、語言、政治、經濟、文化、社會以及蒙古學、藏學、古文字等專門學問的整合,正在形成中國民族學研究的綜合性學科特點和建立本土優勢的基礎,同時相關分支學科的發展也取得了顯著的成就。近些年來,中國傳統的各層級民族研究所等科研機構,紛紛更名為民族學研究所,體現了學科建設規范性發展的現狀和走向。

  深入田野,加強應用,服務于少數民族地區社會穩定和經濟文化發展

  民族學研究是建立在實地調查基礎上的學科,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田野工作。從學術的角度講,民族學需要深入研究對象的基層社會組織,通過觀察、訪談、參與來詳盡地記錄和描述其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進而為闡釋其文化特征和探討社會發展規律提供堅實的實證基礎。但是,作為科學研究的目的來說,描述事物“是什么”和解答“為什么”并不意味著工作的結束,對“怎么辦”提出思路和建議同樣是學者的職責。尤其對于分布在幾乎整個中國陸路邊疆和占國土面積60%以上的少數民族聚居地區而言,迥異的自然地理環境及其所生成的多姿多彩的文化不僅僅意味著豐厚的學術研究資源,而且關系到整個國家的社會穩定、民族團結、經濟發展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的成敗。因此,對于中國的民族學研究來說,學術研究中所蘊含的應用功能就是服務于解決民族問題的大計,其根本在于發展。新中國成立以來,民族學研究事業突出了學術和應用的雙重特點,并且也構成了中國民族學研究學術傳統和現實發展的題中之意。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少數民族地區的經濟文化發展問題不僅是黨和國家極其關注的重大事務,而且也是包括民族學在內的諸多學科積極探索的課題。其中,東西部發展差距和“兩個大局”問題,蘇聯東歐劇變引發的全球性的民族主義浪潮對我國的影響問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發展和完善問題,西部大開發戰略與加快少數民族地區經濟文化發展問題,少數民族地區生態、人文資源的保護和傳承問題,維護邊疆穩定和反對分裂問題,防范和打擊分裂主義、極端宗教勢力和國際恐怖主義問題,少數民族地區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問題等一系列重大理論與實踐的課題,都成為民族學界進行實地調查、理論探索和對策研究的重要題目。以發展為主題的田野調查工作,諸如全國性的少數民族現狀與發展調查、區域性調查、專題性的民族發展問題調查和中國新發現的語言調查等,都是這一時期在有關部門組織下開展的工作,同時各種類型的專題、個案調查研究也蔚然成風。這些研究所形成的成果在國內外學術界產生了廣泛的影響,其應用研究形成的對策建議則為有關部門完善法律法規、制定方針政策提供了大量的智力支持,為推動少數民族地區經濟文化的發展做出了貢獻。

  任重道遠,前景燦爛,為建立中國民族學的優勢地位而奮斗

  近20多年來,中國的民族學事業取得了長足的發展,這是令人欣慰的。但是,我們也必須看到,發展和繁榮中國的民族學研究事業依然任重道遠。中國雖然是民族學資源極其豐富的國家,但卻是民族學研究不發達的國家。所謂不發達并不限于機構或隊伍的規模,而主要是研究水平尚需大幅度提高。當代中國正處于經濟社會迅速發展的階段,各類社會問題顯著增多,其中以發展為主題的民族問題也是如此,同時又表現出不同于一般社會問題的特殊性。少數民族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不同于漢族地區的發展模式,需要探索符合地區、民族、生態、文化等實際情況的發展思路和方式。這不僅需要更加踏實和深入的田野調查,而且需要學術理論的深化和發展。在這方面,民族學界目前的發展現狀仍然存在著不能完全適應現實發展、變化的情況。西方民族學源起于對無文字社會的描寫和記錄,形成了一系列相關的方法和理論,其中包括至今仍需要遵循和可資借鑒的科學成分。但是,當代的民族學所面對的是經濟全球化影響下的各民族,社會文化體系的流變迅速,各種因素的影響劇烈,情況十分復雜,需要借鑒多學科理論和方法的認知和解讀,民族學工作者不僅需要更新觀念而不囿于陳規,而且需要擴展自己的學科視野和專業知識,以適應研究對象在日益復雜、迅速的變化中所產生的新問題。學術事業的發展離不開交流,民族學界在同世界其他國家的交流方面雖然已經建立了良好的基礎,但仍不夠廣泛。事實上,加強同發展中國家民族學界的交流是十分重要的,從社會發展程度及其所面臨問題的相似性中獲得學術思想和學術資源的交流互動,更有利于實現在相互借鑒中的發展。目前中國的民族學理論還比較落后,雖然學界在引進和借鑒西方發達國家相關理論方面有些成績,但是也存在某些不求甚解、脫離國情實際的生搬硬套問題。因此,借鑒和吸收國外理論必須同發展本國民族學理論有機地結合在一起,實現本土的理論創新。令人振奮的是,近年來黨和國家對哲學社會科學的發展繁榮給予了高度的重視,提出了一系列加強哲學社會科學研究的指導方針。民族學研究的地位、功能和任務也因此更加明確,可以說中國民族學研究已經進入了加快發展的新的機遇期。在這樣的形勢下,中國的民族學界需要在立足中國、放眼世界的互動關系中,充分發掘、利用本土豐富的民族學資源和服務于各民族共同發展、共同繁榮的實踐,在繼承和吸收中推動發展,建立起中國民族學研究的學術優勢,從而使中國成為一個民族學研究發達的國度。   

 

來源/作者:《光明日報》

 

欧美成年黄网站色视频